华府新天地:乌克兰开放切尔诺贝利隔离区!

文章来源:一定牛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2日 05:13  阅读:3648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们还都有一个古代外号,我是赵王,高婧怡是蔺相如;荆宁是秦王;马永丽则是扶苏。我拿荆宁的外号开玩笑:秦王=芹菜!那么,他儿子是芹菜馅包子,女儿嘛!就是芹菜陷饺子!说完,我和高静怡就笑的前仰后合。

华府新天地

1990年,十八岁的小四结识了他这辈子永远无法忘记的一个人,一个陪他度过生命中最艰辛却也最无羁的岁月。由于家境不好,年纪轻轻的小四只能踏入社会,赚钱养活自己,初入社会的他,像是一只离开族群的小鹿,对世界充满好奇却又恐惧。而抚平这恐惧的人,就是那个永远存活于小四心里的人。他和小四同属一个饭馆,闹市里的夜晚,叫卖声不断,酷暑寒冬依旧如此。生性腼腆的小四总是叫唤不出来,总是被老板骂。而他在小四第七次被骂时,主动向老板提出要替换小四,这份感激之情留在了小四心里,他们之间的友谊也理所当然地开始了。此后的夜市里,总有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叫卖,那么洪亮,即使发出这声音的他早已汗水满颊。

冬天就像一面洁白无瑕的镜子我只能看见蓝天白云,可这时的蓝天白云也别有一番趣味。冬天的太阳下山早,每当我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时,那日落的那一抹抹彩霞更令我感到好奇,我每天都会记录下云朵的样子,我看完云朵看太阳,那时的我虽说早已看不到太阳了,但我渴望看到离太阳最近的那几缕红光……

丁零零…丁零零…放学了。在放学的路上,我闷闷不乐的,因为我的同学王新把我的手给弄破了!我的同学王平兴高采烈地走了过来,说:你怎么了?我没心情跟他说,就走了。我看了看天气阴沉沉的,好像要下雨了。我像风似的飞毛腿一样。跑啊!跑啊!跑啊!…到了车站我在那儿等公交车,等着等着,便玩了起来。没看见公交车走了。

那天,我在给老弟上绘画课,他好像很兴奋似的,还时不时手舞足蹈呢!算了,先教他画花,再画草和树,我在心里这样打算着,抬头看见他认真的模样,撅着小嘴,哼着小曲,还吊着二郎腿,哈哈......这模样还真把我逗乐了。我好奇的瞥了一眼的他的本子,令我惊讶的是他画的花朵还挺不错,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他刚才坐这画的。真不错,画的好漂亮啊我说,听到我的赞扬,他也咧开了嘴,好高兴,时不时的扭扭头看看自己的杰作,这么开心吗?怎么还在笑,顺着他的目光,扭头一看,我去!他竟然在我衣服上画了一个乌龟,我开始追着他满屋子跑。

我懂得了,母爱是生活中琐碎小事有人给你记着的轻松;母爱是数九隆冬给你问寒添衣的温暖;母爱是早晨喝着热牛奶,吃着热煎饼的享受;母爱就是枕着柔软的枕头,睡着柔软大床的舒服……

一天下午放学以后,我打算到朋友家里去玩。我和那个朋友高高兴兴地走着,还时不时的嬉戏打闹一番,好不遐意。突然,我看见了一堆行人围拥着一个地方,好像在看什么东西,还有的人在交头接耳。我们连忙走上前去,只见一位老奶奶躺倒在路上,表情很痛苦。她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但都是因为好奇而来,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,都在冷眼旁观,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都偷笑出声来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赫舍里函)